户外高压真空断路器

电话
电话:0577-62605616
|
移动电话
移动电话:13456020225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更新时间

写在前面:

201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日。70年来,中国汽车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70年间,中国汽车市场蓬勃发展,由弱到强﹍﹍

过去70年,随着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壮大,伴着中国汽车市场的成长、强大,一大批杰出汽车人物、重要历史事件、出色汽车品牌、经典汽车产品脱颖而出。为此,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特别推出大型专题——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汽车行业7位杰出人物、7件重大事件、7种经典产品、7个出色品牌。

今天,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推出的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汽车行业杰出人物。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汽车行业杰出人物

在70年的发展历程中,中国汽车产业人才辈出、群星灿烂,每一个人都有一部传奇,每一个人都是一部史诗。是他们坚强地撑起中国汽车脊梁,是他们不屈地引领中国汽车前行,是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激励中国汽车产业的后来者﹍﹍经过业界内外专家推荐、评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推选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汽车行业最具代表性的7位杰出人物。

饶斌:中国汽车工业之父 主持、领导骨干企业建设

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达到2800万辆,连续10年蝉联全球第一。在中国汽车产业崛起的同时,人们不会忘记这样一个人。他几乎将所有的心血都注入到中国汽车工业,主持、参与包括一汽、二汽(东风)和南汽等国内大型骨干企业的建设,领导、推动整个汽车产业的发展,特别是汽车产业的改革开放﹍﹍因此被尊称为“中国汽车工业之父”,他就是饶斌。

1950年初,我国和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其中就包括建设一个年产3万辆的中型卡车制造厂,也就是后来的一汽。毛泽东主席口中的“白面书生”饶斌,被任命为一汽厂长,他也由此与中国汽车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饶斌的领导下,一汽仅用时三年就正式建成。1956年7月,第一辆解放牌4吨载货汽车试制成功,宣告中国已经结束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

此后,饶斌先后到第一机械工业部和南京汽车制造厂工作。1964年,二汽建设被提上日程,饶斌负责领导工作。有了一汽的成功案例,饶斌决心把二汽建设成完全自主的现代化汽车制造厂。尽管充满艰难与磨难,饶斌最终还是在十堰领导建设了民用载重汽车生产基地,结束了我国载重汽车长期严重短缺的局面。

此外,饶斌还力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方企业与德国大众等国外汽车企业的合资合作。他认为,通过合资,使人们有更好的机会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1987年,饶斌在上海就桑塔纳国产化进行调查研究,不幸倒在工作岗位上。

斯人已逝,但饶斌对自主品牌的殷切希望依然激荡在每个汽车人的心中:“一汽的第一次创业是我领着你们干的,第二次创业我支持你们干了。现在我干不动了,我要看着你们实现第三次创业,我要趴在地上,当一座桥梁,支持你们把国产轿车搞上去。”

吕福源:促进汽车产业对外合作 领导、参与产业政策制定

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4亿辆,其中汽车2.5亿辆。“现在的中国人可以用较合理的价格买到汽车,汽车进入家庭,这归功于吕福源。”曾经与吕福源一起合作的国外友人这样评价。

1972年,吕福源进入一汽工作,并迅速展现出过人的本领。在某次中国对外援助的两台红旗轿车中,吕福源发现说明书中制冷原理有根本性错误,并在查阅大量资料后做了修改,由此他进入了厂领导层的视野。

吕福源更广为人知的还是他对外合作谈判时展现出的睿智。在验收从外方引进的设备时,吕福源不分昼夜的工作找出问题并据理力争,减少中国汽车企业的损失;在“魔鬼风暴”事件中,吕福源提出损失透明化、双方共同担责,令对方心悦诚服;而奥迪100先导工程的达成,以及不花一分钱引进德国大众在美国宾州威斯摩兰工厂的设备,更令吕福源具备传奇色彩。

国际同行评价:吕福源是启动中国汽车业新兴化的带头人,是一个独特的、有远见的、可靠的人。同时,他又是很精明的一个人,他把外国公司带到中国来充分竞争,而赢者是中国。

1990年,吕福源开启从政生涯。在担任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期间,吕福源领导、参与制定了我国《汽车工业产业政策》,促进国内汽车产业合理布局,推动汽车工业重大项目建设,组织重大合资合作项目实施;在加入世贸组织过程中,他组织研究制定了我国汽车工业的应对措施,为保护我国汽车工业发展起到重要作用;2003年,吕福源出任我国首位商务部长,也是公认的学者型部长。

2004年5月18日,吕福源因病逝世。

耿昭杰:带领一汽转型,推动一汽-大众项目达成

耿昭杰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一汽-大众25周年《感恩之夜》盛典上。当晚,81岁高龄的他与德国大众前董事长哈恩跨世纪的握手,现场掌声不断。时光倒退到25年前,正是他们的第一次握手造就了一汽-大众,也在中国汽车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世纪80年代,国家解除了县团级以下单位不得配用轿车的规定,国内对轿车的需求急剧膨胀。当时,一汽红旗的轿车技术尚未成熟,甚至面临停产。担任一汽厂长的耿昭杰意识到,中国应该发展自己的轿车工业,但必须走技术引进与合资生产这条路。

经过考察,耿昭杰最终与哈恩达成共识,引进奥迪100车型。随后,一汽、大众在1990年签署了合资15万辆轿车的生产项目;1991年,一汽-大众汽车公司正式成立;1995年11月,奥迪项目进入一汽-大众,正式引入奥迪A6。

除“上轻轿”以外,耿昭杰还面临“解放换型”的抉择。在耿昭杰上任伊始,由一汽自主设计研发的新型解放CA141载重汽车,完成实验改进定型后准备投产。摆在耿昭杰面前有3种选择,而他最终选择了“单轨制垂直转产”。两年后,随着141中型5吨载重卡车和6102汽油发动机的亮相,中国卡车制造水平得到质的飞跃。

如今,耿昭杰虽然已经光荣退休,但他仍然惦记着一汽的发展。“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一汽换型改造,这个梦想基本实现了;另一个是轿车梦,这个梦只实现了一半。”耿昭杰不无感慨地说。

陆吉安:带动地方汽车业发展,引领桑塔纳国产化

今年初,随着一辆雅白色帕萨特混动车型的下线,上汽大众迎来第2000万辆汽车的下线,成为国内累计产量突破2000万辆的首家乘用车企业。上汽大众能取得如此成绩,要追溯到桑塔纳的国产,而主导、实施这一切的陆吉安功不可没。

1987年,陆吉安由上海经委副主任“空降”到上汽公司出任董事长,受命领导桑塔纳的国产化工作。上任之初,陆吉安就接到“死命令”:3年内桑塔纳国产达到25%,否则上海大众就关门。

然而,桑塔纳当时的国产率仅为2.7%,只有5种零件能够国产。同时,桑塔纳国产化每个零部件都有一部厚厚的标准质量书,而中方合作伙伴对这些几乎毫无了解。

在陆吉安的带领下,中方大批引进零部件企业,总投资甚至超过了上海大众两倍多;大众方面也开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此外,陆吉安申请将桑塔纳的利润转化为国产化基金,为桑塔纳国产化,以及改造零部件厂提供充足资金。通过5年半时间的努力,桑塔纳国产化率从2.7%上升到85%。

时至今日,上汽大众依然是国内领先的汽车企业,而桑塔纳依旧在A级车市场中占据一定的影响力。在这里,人们不得不感谢陆吉安,是他将上海大众引领到一条正确的合资道路上,也成为日后国内汽车合资企业的国产化,提供一份可供借鉴的范本。更为重要的是,由此打造的零部件集群,不仅为上汽的成功奠定了基础,也为促进整个汽车产业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

郭孔辉:毕生从事科研事业,培养大批汽车人才

“我毕生都在从事自己喜欢的科研事业,虽遇到过不少辛酸和苦闷,但也尝到许多快乐和甘甜。”作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也是中国第一位汽车院士,郭孔辉近期在接受采访时曾发出这样的感慨。

郭孔辉在大学期间就展现出对汽车传动方面的喜爱与天赋,在“汽车传动中应用自由离合器的设计”的课题时,他就发现苏联楚达科夫院士著的“汽车设计”存在错误,并凭借自己的推导钻研提出修正。

让郭孔辉声名鹊起的是其主导解决红旗轿车的高速操纵性问题,当时,作为国宾车的红旗在高速和刹车时都有不足。接到任务后,郭孔辉把全部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汽车技术研究,并最终解决“红旗”存在的问题。

此后,郭孔辉一直奋战在科研的第一线,是我国汽车操纵稳定性、平顺性、制动与驱动稳定性以及轮胎力学等学术领域的主要开拓者和学术带头人。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在任职长春汽车研究所,还是在吉林工业大学期间,郭孔辉在教学和培养新人方面都不遗余力。、他总共带过300多个硕士、博士和博士后。目前,他的这些弟子已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的栋梁人才。

尽管已经84岁高龄,但郭孔辉依然在为汽车行业纳言献策。在新能源疯狂增长的当下,他清醒的提出中国新能源汽车不要总谈“弯道超车”,要尊重市场发展规律;并提醒中国汽车企业需要因地制宜发展,不断创新积累技术。

曹德旺:真正的中国首善 推动中国汽车业海外发展

2018年10月,全国工商联发布了《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从事汽车玻璃生产的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位列其中。

1984年,已经做水表玻璃生意的曹德旺,在工作中差点碰坏一辆汽车的玻璃,司机训斥道:“你小心点,不要把我的玻璃碰碎了,几千块钱一片呢。” 

依曹德旺看,那块汽车玻璃也就值50元到100元,司机怎么说能值几千块呢?经过市场调研,曹德旺了解到司机所言不虚。“我们国家落后,日本人太欺负我们了”,于是他立下志愿,“为中国人做一片属于自己的玻璃”。不久,曹德旺开始汽车玻璃的生产,彻底改变了国外品牌垄断的历史。90年代初,曹德旺开始进入美国市场,使福耀成为最早走出去的中国汽车玻璃品牌之一。

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曹德旺在2001年花费4年时间,斥巨资相继打赢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两个反倾销案,由此福耀玻璃也成为第一家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胜诉的中国企业。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福耀玻璃已发展成为总资产达344.9亿元,净资产201.91亿元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此外,福耀目前已占据国内70%左右的汽车玻璃市场,并努力争取成为竞争力全球第一,未来全球市占率突破30%,成为行业第一。

作为首位获得“安永全球企业家”的华人,他曾被这样评价,“在曹德旺漫长的事业发展过程中,体现了企业家精神,他的成就远远超过汽车玻璃领域,福耀集团真正推动了中国汽车工业在海外的发展。”

此外,曹德旺还是汽车圈有名的慈善家,据统计,截止2018年,曹德旺已累计捐款达110多亿元,被人们称为“真正的中国首善”。

魏建军:引领自主品牌向上 代表民营企业走向国际

6月5日,中俄两国元首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接见了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并见证长城汽车和图拉州签署工厂第二阶段投资意向协议。这不仅是魏建军的荣耀,也是属于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高光时刻。

魏建军承包的长城汽车厂,最初从事汽车改装业务;1995年,经过考察,魏建军决定转产皮卡。当时二三十万的进口皮卡曲高和寡,而国产皮卡成本居高不下,高性价比的长城皮卡一经推出便一炮而红。

然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皮卡限行,让长城汽车的发展遭遇瓶颈。2000年,魏建军当机立断,决定长城汽车由皮卡过渡到SUV,并看中了10万元以下的市场空挡。长城汽车的第一款SUV——塞弗上市后即成为“爆款”车型;在此后推出的哈弗H6,已经连续70多个月获得SUV销量冠军,被人们称为“神车”。

尽管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魏建军并未满足现状,继而发布了自主高端品牌——WEY,魏建军直言,“WEY品牌的出现,就是要终结合资品牌在华暴利时代”。在随后两年的时间内,WEY的销量达到20万辆,证明了自主品牌向上的可行性。

截止到目前,长城汽车已经形成长城、WEY、欧拉,以及皮卡在内的四大品牌矩阵,并在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突破百万辆。

此外,魏建军还具有居安思危的观念,面临“新四化”的发展趋势,长城汽车积极与宝马联手成立光束汽车,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未雨绸缪。

整体来看,魏建军将长城汽车从一个乡镇小厂,打造成现代化国家级大型企业,可谓居功至伟。如今,长城汽车又马不停蹄地走上国际化道路,目前长城汽车拥有6个海外技术中心,在俄罗斯、澳大利亚及南非都设有销售子公司;2021年,长城汽车将可能在美国销售汽车。正如魏建军所言,“希望有一天,长城汽车也能像宝马、奔驰一样,成为世界名车!”(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

(责任编辑:姜智文)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